美日韩部队联盟是摧残西南亚安然的“毒剂”

  韩日打开军事合作“魔盒”

  社评:韩国不应助美日挤压中国

美日韩军事结盟是危害东北亚安全的“毒剂”

  笪志刚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由于遭到民众的强烈反对,韩国决定推迟同日本签署《军事情报保护协定》。这份协定实际是将美日和美韩两个军事同盟逐渐变成美日韩三边军事同盟的铺垫,日韩军事情报合作是两国成为军事盟友的第一步。韩国社会能够反对它,令人欣慰。

3月7日,美韩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关键决断”和“鹞鹰”联合军演拉开帷幕,约有1.5万美军和30万韩军参加。演习首次启动了“5015作战计划”,假定半岛出现紧急情况时,美韩对朝鲜领导人以及核、导弹设施进行先发制人的打击。

  韩日定于23日签署《军事情报保护协定》,这将是两国自二战结束以来的首份军事合作协定。若非历史问题发酵,两国2012年就已签约。2015年底围绕慰安妇问题达成和解后,韩日关系有所改善。尤其今年7月韩国宣布引入“萨德”反导系统致使中韩关系紧张,也给美日韩整固军事同盟体系、日韩战略接近提供了契机。韩日现在签署该协定既是朴槿惠政府转移“闺蜜门”冲击的障眼法,也是韩日以应对半岛局势为借口加深合作之举。那么,该协议的签署释放何种信号,又将对中国应对周边局势乃至东北亚区域战略稳定产生何种影响?

  这个被有人戏称“准军事同盟”的协定名义上针对朝鲜,其实包括了对付中国的战略内涵。韩国将因此伤害到它同中国的关系,扮演未必是它情愿的地缘政治角色。

今年1月6日和2月7日,朝鲜相继进行核、导弹试验,这给美国增强东北亚地区军事存在和推动美韩日军事结盟提供了绝好借口。美军最先进的“斯坦尼斯”号核动力航母、核潜艇、4架B-2隐形轰炸机、12架F-22“猛禽”战斗机已在半岛周边完成威慑性部署。

  首先,说明韩国国家安全战略调整更进一步。虽不排除美国背后施压的因素,但从积极宣布引入“萨德”系统开始,韩国国家安全战略和地缘介入政策深度调整便已昭然若揭。这次协定的签署,将使韩日得以实现技术、地缘以及人力等方面的优势互补,减少双方军事情报传递繁缛环节,大大提升情报时效性和快捷性。这样不仅让美日韩情报传递和应用更具针对性和统和性,也打开了韩日战后以来一直避讳的军事合作的“潘多拉魔盒”。韩国上述安全战略调整乃至未来愈加强硬的姿态,将打破东北亚战略均势和各类型国家间的战略稳定,极易在该区域引发军备竞赛并最终影响地缘安全。

  卢武铉时期韩国曾将自己定位成“东北亚的均衡者”,李明博上台之后这几年,韩国在政治上朝美日倾斜多了。但韩国经济正相反,韩中贸易量这些年一路猛跑,去年比韩美和韩日贸易的总和还多。很多韩国人自然担心,这种政治和经济的南辕北辙能长期持续吗?

此次朝鲜半岛核导危机,美国主导了美日韩的对朝政策协调,一致舆论谴责、推动经济制裁和对华外交施压。韩国军方提出要同美国和日本进行更加紧密的安全合作。半岛局势多年来始终波诡云谲,此番美日韩是否会推动实质性的多边军事结盟正在考验东北亚的安全格局。

  其次,损害中方国家利益和战略安全。韩国此前不惜得罪中国甚至俄罗斯而执意部署“萨德”系统,说明它已摆脱在中美间寻求平衡的模糊战略,转向美日方向一边倒的新型安全战略。此番韩日强化军事情报共享,一方面凸显韩国追求自主防卫和增加情报综合来源的急切心情,另一方面也使中韩关系作为应对东北亚区域危机重要稳定力量的信用受损、作用降低。部署“萨德”、韩日共享军事情报、美日韩军事同盟整固等形成三位一体效应,严重损害中国地缘战略利益与国家安全结构,导致中韩两国摩擦表面化和常态化,甚至拖累双方关系驶入战略互疑的危险水域。中国不得不集中一定实力应对韩国安全战略走势剧变带来的复杂地缘挑战。

  这并非杞人忧天。韩国国旗上就有太极图,想必韩国社会深谙走极端的坏处。朝韩矛盾韩国摆脱不了,但韩国的国家战略完全掉进这个矛盾中,为此两手搂紧美国和日本,不惜当它们对付中国的一张牌,那么韩国未来的路只能越走越窄。

美日韩军事合作各有打算

  最后,影响东北亚区域合作的积极态势。韩国过去一直积极参与东北亚区域合作,先后提出东北亚和平构想、欧亚倡议等,旨在推动因中日关系紧张、中美博弈加大而停滞的区域合作,并以率先同中国签署自贸区协定做出示范。现在,要与日本签署《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的消息已在韩国国内引发抗议,这将进一步增加韩国混乱政局的不确定性,或将使其无暇顾及与周边区域合作的机制建设。事实证明,“萨德”问题已致中韩贸易和文化合作受到影响,预计中日韩自贸区谈判也将因此受到影响。如今再加上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东北亚区域双边和多边合作转型升级的机会可能会进一步降低。

  这种欠深思、只顾一头而不顾其他的战略,表面上增加了韩国未来的确定性,实则让韩国成了东北亚政治中身不由己的变量。韩国向美日的漂移在加速东北亚的地缘分裂,而由于韩国与朝鲜共守“三八线”,它永远都会是东北亚动荡的头一拨受害者,它哪儿也跑不了。

1951年美日签订《美日安保条约》,1953年美韩缔结《美韩共同防御条约》,美日、美韩军事同盟正式形成。冷战时期,美日、美韩军事同盟主要是防范苏联、中国和朝鲜。冷战后,亚太地区成为世界上最具经济活力与潜力的地区之一,但在传统安全领域,朝鲜半岛的冷战积怨至今仍在威胁东北亚安全。

  不管韩日是何打算,该协定对中国安全战略及东北亚地缘走势的负面影响都将逐渐浮出水面,其最终结果很可能会出乎韩国意料。▲(作者是黑龙江省社科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韩国大概从未担心过自己会“输掉”未来的半岛战争,它的真实期望是那样的战争根本就不发生。如果韩美军事同盟都确保不了首尔免遭战火,那么拉上日本大概也没用。

同时,亚太地区还面临着自然灾害、跨国犯罪、恐怖主义、网络、环境、能源和粮食安全等非传统安全问题。亚太地区需要建立制度性的框架安全机制来应对纷繁复杂的传统和非传统安全问题。

  接下来的问题是,传说酝酿中的美日韩三边军事同盟是对付中国的吗?如果韩国愿意加入这样的战略设计,那就更短视了。因为这严重违背韩国的长远国家利益,这会把韩国置于它完全不可控的大国博弈之中,而且由于韩国成了突出变量,它会成为这场博弈的前沿。

近年来,美国持续推进“亚太再平衡”战略,在亚太地区积极推进双边军事同盟的网络化,名为构筑所谓“亚太安全共同体”,实为巩固美国在亚太的主导地位,遏制新兴大国崛起。由于亚太政治版图的碎片化,美国在亚太地区没有类似欧洲北约的集体安全合作机制。在东北亚地区,美国的军事存在主要依托美日、美韩两个军事同盟。

  中韩本无大矛盾,两国贸易又发展得如此好,韩国的好国运已经同中国的繁荣绑在一起。理智的韩国就应在中美及东北亚大国之间保持“均衡”,它越“均衡”就越有调动力量。韩国完全选边站得到的那点好处,根本不可能弥补它因此而损失的战略空间。韩国如果这样走下去,有可能最终站到中国的对立面。

由于日韩未建立正式的军事合作关系,美韩、美日同盟难以彼此呼应,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美国在东北亚地区的存在。因此,美国一直不遗余力地推动日韩开展多边军事交流与合作,建立以美国为首的多边集体安全机制,如成立了“美日韩高级政策协调会”,定期举行美日韩外长会议,协调三国对朝立场;扩大“环太平洋多国联合军事演习”的范围,深化美日韩联合军演的力度等。

  韩日发展军事同盟对中国构成潜在威胁,中方应及时申明我方态度,坚决反对这一动向。由于中韩关系的基础相对最好,我们应将韩国作为主要劝说对象,防止它在与美日的军事关系中越走越远。我们不应对这些明显含有遏制中国意图的进程听之任之,袖手旁观。

本世纪以来,朝鲜半岛安全形势持续恶化为美日韩加强军事合作提供了契机。金大中、卢武铉时期奉行的“阳光政策”失败后,李明博政府开始向通过三国结盟强化自身安全的政策转型。2012年6月29日,韩国国防部突然宣布与日本签订《军事情报保护协定》,虽然迫于国内民众压力,最后一刻取消签署协议,但表明了韩国政府逐渐调整军事战略,展现出强化与美日军事合作的意愿。这一方面有助于韩国协调三方对朝军事立场,达到相互制约和多方牵制朝鲜的目的,另一方面有利于韩国周边环境安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